Site news

 
 
Picture of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
【S Project】當你崩潰時會想起誰?
by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 - Thursday, 13 December 2018, 11:18 AM
 

文:蔡展樂

上學期尾,發生了一件觸動我的事。

當時我和組員忙著準備一星期後的小組報告,我們碰到不少棘手問題,再三把做好了的內容推倒又推倒。而多次的重做,雖然一方面令我們對題目的認識加深不少,但另一方面亦令我們感到十分崩潰。因此,我們決定找Mark哥討教。

Mark哥是一位無論理論基礎或者實戰經驗都十分豐富的長輩。我們要學的理論早已融入他的血液,透過分析和講解不同的案例,將其豐富的人生體驗在課堂中傳授給我們。Mark哥也是一個仁慈的人,從不介意為充滿好奇心的我們,詳盡地講解我們感到疑惑的地方,就算在課堂以外的時間,都會樂意解答。然而,要滿足好奇心滿滿的我們並不容易,Mark哥會先盡力理解我們問題的根本所在,才用平易明白的方式,加上不同的例子表達出來。

那天尋求Mark哥指導,他事前已上了三小時的堂,但他依然拖著疲憊的軀體,為我們驅疑解惑。在討論時,我見到一個平日甚少見到的Mark哥,一個沒精打采的人。我一開始就發現他的雙眼不同了,他在課堂中傳授知識時一般都是炯炯有神,但當天他的眼中佈滿紅筋。這是身體最直率的反應,訴說了一個人有多疲累。

但他依然堅持。大概一個小時後,Mark哥的聲音開始沙啞,動作靈敏度比起平日為我們表演功夫時可謂差天共地,反應亦慢下來。他努力回答我們的問題,去到後段,累得一種站著都能睡著的感覺。他一一解答我們的問題,更在我們迷惑時引用不同的例子說明。直到晚上七點左右,我們就如被打通任督二脈的學武之人一樣,雖然還未可用「融會貫通」一詞來形容,但已足夠我們梳理一個明確的方向繼續探索。

根據過往經驗,Mark哥總會在瀟洒地離開之前一邊微笑一邊隨口溜一句:「有咩唔明就繼續問啦。」但這次的對白卻改為:「今日傾到呢到先,有咩聽日再問啦。」從句子的轉變,我充份感受他的疲累,亦因此感到一點內疚。有人會話:「呢啲嘢係老師份糧包埋㗎!」但老師也是人,不是機器。做人老師甚艱難,做一個為學生著想又負責任的老師更不容易。每一節課都會消耗老師大量精力,Mark哥如是,其他老師如是。為了我們成長,他們的付出值得我們好好記住,並要在能力範圍內作出回報,無論小至熱情地多打幾個招呼,或大至傳承他們的志向。我深深相信,老師們會因著對我們有正面的影響而感到欣喜。

授業從來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記得有老師說過:「領導,是一個影響別人的過程。」(Leadership is an influence process)我們都在影響別人的同時也被別人影響。十分慶幸有Mark哥這位生命導師,在我們探索世界的時候樹立了美好的榜樣。

 

 
Picture of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
Re: 【S Project】當你崩潰時會想起誰?
by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 - Thursday, 13 December 2018, 11:20 AM
 

回應:木子老師

阿樂說,Mark哥當天的眼「佈滿紅筋」。這個疲憊mode,我也見過。在一些馬拉松式的會議上,Mark偶爾會閉目,大概既是養神,亦是養生。但這一面並非常態,猶如文中所寫的「甚少見到」。我更記得的是他鬼馬的一面,很會講故事,且說得動容,難怪他小時候拎過講故仔比賽冠軍!阿樂在文未形容,Mark不是一部冷冰冰的知識生產器,而是一位「生命導師」。我在想,原來我們的生命,就算無言無聲,那怕是一絲紅筋,也在傳遞一個訊息,旁人定會心有所感。在我看內,Mark的生命散發著一個訊息:若要學習一件新事情,只要這是一件讓你心動的事,就永不會太遲,像他不住開闢武術新領域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