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 news

 
 
Picture of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
【S Project】心之鎖匙
by School of General Education - Friday, 22 February 2019, 10:52 AM
 

文:潘柏豪

來到宏恩讀書, 我一直都很在意一件事。 

校務處有一個奇奇怪怪的中年男人。先是年紀,這名男子實在與校務處內的年輕同工差距太遠,對比鮮明。再說第一印象,我會用老練來形容,一看就有「老江湖」的感覺。

每次放學,當我經過校務處,他總隔著玻璃跟我對一下眼,有時甚至嘴角上揚笑一笑。更弔詭的是, 他會堅持跟我揮手,好像老早就認識我一樣。他一頭蓬鬆白髮,乍看還以為是個住石硤尾的街坊。出於禮貌,我只好尷尬地裝一裝笑, 氣氛凝重地一步一步走出校門。當時的我真的感到莫名其妙,畢竟我還未有時間弄清校內的人物關係--這位大叔是誰?

然而,這是陌生中的親切。猶記得剛剛入學,同學之間不太熟悉,關係仍未好好建立,可謂人地生疏。我一上完課就會拉好書包,馬上拔腿離開椅子,像小學生一樣疾馳樓梯,直衝到學校門口。 

但不知怎的, 我和這「街坊」竟然慢慢建立了一種習慣。他跟我揮手道別,儘管莫名其妙,我卻有樣學樣照做,直至如今。這大概就是感染力吧。每次想起與他這種搞笑的開場白,人也醉了。

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搵Ricky。」這句話捕捉了我對這位中年男人的感受。Ricky是宏恩的管家,無論是學校的大事,抑或同學的小事,他都一絲不茍地看待。每晚大約七時,他就拎住一串鎖匙逐層巡邏。

他不單會把學校的大門鎖好, 更曉得怎樣打開同學們封閉了的心窗。有時候聽Ricky話當年(包括浪漫史和做海關的「威水史」),雖然彷如聽著老海鮮說人生道理,但是一點也不討厭!

原因之一是他夠風趣幽默,但除此之外,是他每次說自己的故事之前, 總會專注地聆聽我們。有次,同學們坐在一起談到愛情的失意和家庭的難處,Ricky就很直很白地說出了大家的心聲--「未必每個人都有過初戀,但每個人都一定會失戀。」

他說,自己亦體驗過失去摯愛的憤怒,明白失去親情、友情或愛情的感受, 一時間的確難以接受, 這就是人生無奈之處。聽著聽著,十足十是對沉迷戀愛的無知男女的一種告誡,但我們卻變成好奇心滿滿的小朋友,很想很想追聽下去--「接下來又怎樣啊?你怎樣去面對啊?」

大家都很期待知道,今天的Ricky是如何煉成的。一想到此,他老土的大道理卻有效地說服我們,教我們要向前看,要好好讀書,更要用力地去變得堅強。他透過自己一路走來的經歷,嘗試治癒我們,不知不覺當了僕人領袖,帶領我們成長。借助他的經驗,我們不憂不懼地去打開人生新的一頁。 

 

別小看每一個故事啊(聲音檔案都得㗎):https://goo.gl/tf2M4d